許景翔勉學子拒當「肥鴿」飛出牢籠勇闖斜槓人生

[ad_1]

優勝奈米董事長許景翔創業前,曾在製造業大廠任職,看著員工每天處在以氰化物作為化學藥劑的工作環境,通風不良、藥劑又具有腐蝕性,感嘆「好像毒氣室」。多年後創立優勝奈米,全心投入綠色化學的研究領域。中央社

「大家都想要賺錢,但要有時間陪家人,而不只是忙著還房貸」,優勝奈米董事長許景翔靠著環保剝金術一戰成名,拿下多個專利,成功打響知名度。他積極推動產學合作,常到大專院校演講,他對年輕學子的期許,就是不要當「肥鴿」。

許景翔最近到台灣大學向碩博士生演講,學校老師告訴他,現在學生畢業後都想進入,希望許景翔鼓勵大家勇敢,嘗試更多可能。

「我一開場就跟學生說,鼓勵你們全部去台積電,老師當場傻眼」,許景翔笑著解釋,因為大部分學生畢業後會面臨2個枷鎖,首先,在場學生很多都是建中、北一女畢業,一路都是最高學府,「如果同學年薪200萬元,你的年薪只有60萬元,心裡一定不平衡」。

第2個枷鎖則來自父母期待,「父母如果出去對人說,我兒子在台積電,走路會變螃蟹(意指心情得意、走路橫著走)!」

受困於2個枷鎖,許景翔建議學生畢業後不如先進台積電,若真的不適應再離職,然後好好靜下心思考,自己究竟想做的是什麼。

但許景翔不諱言,先進台積電工作這條路「風險很高」,因為拿著待過台積電的履歷表,除非繼續待在高科技業,否則不見得受歡迎,因為有可能會被認為喫不了苦才離開台積電,而且其他公司也會有「我沒辦法付你200萬」想法。

許景翔認為,年輕學子與其隨波逐流,繞了一大圈後依舊茫茫然,找不到前方目標,不如起點就認真思考想走哪條路。

「去台積電很好,但你們就是『肥鴿』,養得肥肥、打開籠子也飛不動」,許景翔表示,大家都喜歡賺很多錢,但試想,在新竹當個高科技業工程師,勢必得在當地買房,一間動輒4000萬元起跳,每年年薪200萬元,背20年房貸,做到退休有一間房子,「人生就這樣而已」。

捨棄台積電光環,選擇另一條路,可能買不起4000、5000萬元的房子,但「生活就不一樣了」。

許景翔表示,當一隻肥鴿,生活只剩下辛勤工作、努力還房貸,每天喊苦又捨不得離開,如果願意挑戰,其實有另一種選擇,「你可以當一隻很瘦的老鷹」。

許景翔說,選擇創業的年輕人,可以展開多元斜槓生活,且人生旅途中,能夠繼續陪伴家人、實現自己的夢想,「這些東西不是金錢買得到」。

談到創業,許景翔不吝於分享建議,他以開為例,大家都想開咖啡廳,失敗者不計其數,原因在於他們一心只想賣咖啡,卻沒有想如何存活。

許景翔說明,多數人湊足第一桶金後,第一件事就是買機器、裝潢,然後開始賣咖啡,現金流沒了,接下來和銀行借錢也借不到了,因為銀行只會借有錢的人。

「先不要把錢花在硬體」,許景翔指出,有了第一桶金後,應該馬上向銀行借錢,創造更豐沛的現金流,然後貿易、賣咖啡豆,帶來隱藏收入,同時節省硬體成本,機器設備用租的,自己的力氣花在行銷、做品牌、市場調查,這才是生存之道。

許景翔有一套「2I哲學」,創新是innovation,從0到1的過程,但發明並不容易,若能從1整合到100,integration,集結眾人之力,就能做更多事,這也是優勝團隊壯大的祕訣;做好這兩個I,是創業很重要的環節。

延續經營咖啡廳的例子,許景翔指出,只做客人店內消費的生意,營收有限,若能進行完整的市場調查,接著賣甜點、賣鹹食,把生意做到商辦大樓的辦公族群,包下他們的下午茶時光,營收就會顯著成長,「這才是你(創業者)的工作,而不是專注在如何把咖啡上的拉花拉得更漂亮」。

優勝奈米董事長許景翔靠著環保剝金術一戰成名,拿下多個專利,成功打響知名度。他積極推動產學合作,常至大專院校演講,他對年輕學子的期許,就是不要當「肥鴿」。中央社
許景翔創辦優勝奈米,一開始投入領域為精密電鍍,在微小面積上鍍金,其精密程度需要進一步放大檢視,才能看得清楚。中央社
優勝奈米董事長許景翔解說,團隊為了要研究如何剝離iPhone手機內的貴金屬,開始拆解其構造,發現手機內有超過50個小螺絲,當中「含金量」最高就在主機板,佔比達19%。中央社


標題:許景翔勉學子拒當「肥鴿」飛出牢籠勇闖斜槓人生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爲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有侵權行爲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[ad_2]